道行凄厉的惨叫,顿时牵动了杨三阳的心弦。

  “孽畜,尓敢!”杨三阳眼睛里露出一抹摄人的杀机,可惜此时紧守八卦炉,手中诛仙剑刹那间一抖,竟然一气化三清,弹指间抖出了五朵剑花,封住了虚空中的气机,凝固了虚空中的法则。

  剑花是什么样子?

  就像是一朵朵绽放的青莲,散发着夭夭灼灼的生命之花,那是用无数生命浇灌而出的性命之花。

  然后,杨三阳嘴角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笑意,就像是看向情人一般,将那莲花送入了那一道道先天不灭灵光之中。

  惨叫声连绵起伏,先天不灭灵光被搅碎,在虚空中却又拼命重组。欲要搅碎虚空,穿越虚无,逃出这方圆百丈的大殿。

  “想跑?我既然有了准备,岂容尔等遁逃?之前那四个家伙逃也就逃了,老爷我没有准备好。如今,又岂能容忍尔等走脱?”

  杨三阳手掌一伸,天地玄黄玲珑塔玲珑宝塔被其拿在手中,随手一抛,只见玄黄玲珑塔镇压而下。那五道先天不灭灵光毫无反抗之力的,便已经尽数被玄黄不灭玲珑宝塔纳入了其中。

  从其抖出三朵剑花,搅碎那五道先天不灭灵光,乃至随手抛出天地玄黄玲珑塔,亦不过短短三五个呼吸罢了。

  “咔嚓~”

  淋漓鲜血喷溅,自门外大殿攒射,喷溅了杨三阳满脸。

  “师兄……”道行身躯化作两段,唯有一个脑袋,在鲲鹏手中空荡荡的来回摇动,口中尚且有余音不断在来回飘荡。

  热血淋头,杨三阳竟然没有阻挡,任凭那淋漓鲜血浸染了满脸,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那在空气中空荡荡的脑袋。

  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在盯着自己,在自己的注目中,失去了颜色。

  杨三阳愣住了!

  呆愣愣的站在那里,就连手中诛仙剑都忘记了挥动。善恶交织,自我执念发作,一时间大脑空白,似乎恍惚间刹那间时空逆转,回到了自己初来灵台方寸山的那一刻。

  “喂,我见你这小猴也算是有些机灵,这果子你想不想吃?”

  “想吃?你就替我每日里做苦役!”

  “咱们都是苦命人,整日里被诸位师兄奚落嘲笑,我日后定要寻无上灵根,铸就无上法相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道缘的山峰之巅

  杨三阳痛哭流涕,在青石上刻下:“盘对不起耶!”

  “小家伙,想不到你也有这般难过的一天!匆匆数千年过去,你也老了!”

  “你说,谁欺负了你,为兄替你去找回场子!”

  “男子汉大丈夫,流血不流泪……”

  “来,一起喝酒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刹那回首,道行对他来说,意味着什么?

  当年在灵台方寸圣境长生无路,求道无门,白泽与道缘远去,他又经历衰老、痛失所爱重重打击,道行便是在其身边唯一的伙伴、唯一的消遣。

  两个同样寂寞、同样地位低下,总是受人欺辱的人,惺惺相惜,竟然成为了最好的好朋友!

  是他,陪自己走完了那凡人漫长的一生!

  凡心死,道心生!

  “师弟,小心!!!”道传一声凄厉的嘶吼,呲目欲裂,整个人跌倒在地,不断翻滚,拼了命的挣扎。

  可惜,道传一身本事被封印,与鲲鹏的速度比起来,实在是太慢了。

  “噗嗤~”

  神光迸射,金黄色神血,喷溅了其一脸。

  满天青色羽毛,在不断飞溅,在小小的宫阙内不断飞舞,犹若是飘落的雪花。

  诛仙剑脱手,坠落在地,杨三阳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倒在自己脚下的青鸟。

  在其对面,三尺之外,鲲鹏呆呆的看着自己手掌,愣在了哪里。

  不单单鲲鹏愣了,已经走到八卦炉前,手掌落在了八卦炉上的凰祖也愣在了哪里。

  四目相对,鲲鹏猛然神光卷起,一道灵光扭曲虚空,向杨三阳的眉心处射来。

  “嗡~”天地玄黄玲珑塔此时回转,挡在了其头顶,只听得鲲鹏一声怒吼,被天地玄黄玲珑塔垂下的宝光挡了回去。

  “嗖~”鲲鹏一击不能得逞,心有不甘,欲要在起杀机,可惜那天地玄黄玲珑塔犹若铜墙铁壁,根本就不是他能撼动的。

  “鲲鹏!!!”凰祖的眼睛刹那间红了。

  “我不是故意的!”鲲鹏猛然化作飓风,卷起了坠落在地的诛仙剑,趁着杨三阳尚未反应过来之前,已经逃出了宫阙外。

  他虽然有圣道法相,但终究是一尊太乙金仙,一旦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太上执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情慕南雨敬深秋只为原作者第九天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第九天命并收藏太上执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