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nbsp;  穆婉拧眉,视线放在小男孩的左手上。

  她是亲眼看到小男孩把硬币放在左手的,“如果我要你从顶楼跳下去呢?”

  “我就跳下去。”巴尼确定地说道,扬起笑容,很是自信,又从容,很深邃,好像大海的深蓝一样,广阔,辽远,又让人看着,就心情平和。

  穆婉的视线再次放到男孩的左手上。

  “相信你看到的,事情,没有那么复杂,很简单而已。”男孩提醒道。

  穆婉把手点向他的左手。

  巴尼张开手,果然硬币在手掌心中。

  “你赢了,你要我做什么?”巴尼问道。

  穆婉冷然地看着眼前的男孩。

  她连陌生的人都会去救,又怎么会让一个给她看病的男孩去死呢?

  可,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他这份自信的模样,好像是在过家家一样。

  她没时间和精力陪人过家家。

  骨子里的叛逆吧,她就是想让这个男孩去做做不了的事情。

  “我要睡你。成人的那种,不是盖着被子聊天。”穆婉邪恶地说道,勾起嘴角,挑衅地看着他。

  她要看到他脸上的慌张,他的尴尬,他的落荒而逃。

  巴尼咧开了笑容,“好,求之不得,是你先去洗澡,还是我先去,或者一起去。”

  穆婉凝下了笑容,皱起了眉头,“我说的是真的,没有跟你开玩笑。”

  “我身高一米八五,体重七十公斤,身体健康,不吸烟,不喝酒,没有不良嗜好,也没有跟你开玩笑,是认真的,不过,这种情况,就不适合有人观看了,对吧?”巴尼说道。

  穆婉看向吕伯伟。

  吕伯伟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我在门外看守着,不会进来,也不会让其他人进来。”

  他说着,走了出去,帮他们关上了门。

  穆婉紧张地站了起来,防备道:“你在烟里下了迷幻人本性的药了?”

  巴尼笑了,笑的格外开怀,“没有,你真幽默。”

  穆婉握紧了拳头,有那么一瞬间,脑子里很乱。

  她一开始这么说,就是吓唬吓唬这个小孩的,没想到,自己被吓到了。

  当果实摆放在眼前,她想过邢不霍对自己的遗弃,想过项上聿对自己的霸凌,想要发泄积压在心里的郁结,通过身体的叫嚣来平衡压抑着的怒气,不愿,委屈。

  可这些不应该通过堕落。

  她知道的,那样只会让自己更加的内疚,更加的自我厌弃。

  “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,你接着治疗吧。”穆婉说道。

  “害我白开心一场,已经治疗好了,姐姐没有什么问题。”巴尼握住了穆婉的手,在她手掌心中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。“如果姐姐心情不好了,可以打电话给我,如果想要见我,不管你在哪里,我肯定会定飞机去找你,这是我对你的承诺,我一定说到做到,我希望姐姐每天开开心心,开心的女人,就不容易衰老,身体也会好好的。”

  穆婉觉得手掌心中痒,还有点轻微的疼痛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情慕南雨敬深秋只为原作者秦汤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汤汤并收藏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最新章节